キリリノタイムカプセル

艾利main的艾伦攻+利威尔受杂食动物/过激派利威尔圣母教教徒
安利用小马甲:http://anlianli.lofter.com/
备用存文处:http://kiriri.blog.shinobi.jp

【艾利】Bye-bye April Fool【愚人节paro】

注意:

1.电影《愚人节》paro+abo。

2.虚言癖外科医艾伦(alpha)x对人恐惧症清扫员利威尔(omega)。

3.一瞬的艾伦x抹布♂♀以及抹布♂x利威尔。

4.角色崩坏,地雷众多,作者各种知识不足,面向什么都能接受的女神。

-------------------

4月1日。

今天是这个国家一年中能够原谅一切谎言的一天。

然而利威尔・阿卡曼向来异常地不擅长说谎,小学生时从没偷偷剩下过学校提供的午餐,也从没有偷懒未完成的作业,学校老师对自己的评价每学年都有“认真”两字。

拜自己一板一眼死认真性格所赐,不管是功课还是运动,自己从来就是年级中的佼佼者,然而这样的自己却在大学毕业后所有的公司面试中以“你是omega吧”的理由拒绝,最后只在市立医院内找到了清扫员这份工作。

也并不是说对清扫员的工作有任何不满,不如说打扫本身就是自己的兴趣,可长期不与人接触的工作持续多年后原本就因为中学时遭班上男生性侵而不善于与人接触的自己变得更加畏惧人类。

水桶、拖把、抹布、清洁剂,无机物所构成的世界安静而寂寞,某日打扫时,利威尔漫不经心地感到自己从今以后的人生大概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直到有一天,那个人突兀地递给自己一包不知从哪里买来的洋芋条,过于突然的举动令自己不知该如何对应。

“我说你,整天埋头打扫,偶尔也休息一下吧。”

在他向自己搭话之前,是母亲去世后多少年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话了呢。

那双金色的瞳孔仿佛太阳一般,将沉睡在冻土中的自己唤醒,沉寂已久的心脏,也在耳边“扑通”“扑通”地发出声响。

然而今天,自己将要杀死这个男人。



Bye-bye April Fool




“啊、抱歉来晚了…!”

气喘吁吁跑到眼前的金发美少女就连露出沮丧神情道歉的样子都可爱得能打满分,在交叉口等了对方十多分钟的艾伦・耶格尔忍不住露出极为绅士的笑容。

“没关系,我也没等多久。”

休息日的市中心,过路的行人都忍不住对自己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女——希斯托利亚偷偷侧目,最初在医院中遇到的来复诊的她时自己也经不住在心中感叹其美貌。

作为最为天生丽质的omega的这位少女,举手投足都充满了纤细的魅力,自己也是被她的魅力所俘虏的众多男性中的一个。

与世间普遍得不到公平待遇的omega不同,希斯托利亚是莱斯财团的千金,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令她像是童话中的公主一般。

“那,我们现在就去你推荐的咖啡店吧。”

今天是和希斯托利亚的初次约会,按照常理本应身为男方的自己安排行程,然而对方坚持要带自己去她喜欢的咖啡店,包括这一点在内也令人感到相当可爱。

当然咖啡店之后自己就能带她去电影院,事先早已查过今天上映的人气爱情喜剧,不出意外地话还能顺便约她去高级餐厅共进晚餐,顺利地话自己还能去预约好酒店的房间……

计划相当完美,一边在装修精致而清新的咖啡店Mike‘s中坐下身,一边在脑内盘算着今天行动的艾伦不由得浮现出笑容,而对方少女也随即眯起眼。

“说起来~昨天电话里后来说的手术怎么样了?”

“那种小手术根本不用花费半点心思,”艾伦说着翻开了服务生递上的菜单,游刃有余地点好了菜单上取名花哨的咖啡和点甜,“我可是天才外科医生啊。”

“诶~真厉害~”少女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眼中闪烁着对自己的敬佩,这是今天之后的计划顺利的良好预兆。

“比起手术来,我最近想把自己的精力多投入到论文上,毕竟临床的经验需要整理整合,得出最好的结论最终再投入到……”

艾伦的话渐渐在空气中消失了轨迹,门口出现的某个似乎有些眼熟的身影令自己感到一阵恶寒。

这家伙……

两侧刘海略长的黑色短发和不健康的白皮肤,锐利的眼神和比起普通男性来娇小得多的身材,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被诅咒般的阴沉气息。

利威尔・阿卡曼。

在自己的大脑反应过来他的名字之前,那个男人已从门口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眼前,从宽大的风衣里取出的手枪抵住了自己的额头,耳边顿时响起了身旁桌上的年轻女性们发出的惊叫。

而惊叫声中他的声音却一如既往地缺乏抑扬顿挫,仿佛无机质的机器一般。

“现在开始,这个餐馆的所有人都听我指令。”

这是艾伦・耶格尔人生中第二次遇到劫匪。





自己跟医院的清扫员利威尔,就是所谓的孽缘。

偶尔在医院的走廊上会与他擦肩而过,又或是看到他一个人默默的清扫医院的厕所,总而言之,自己所见到的他总是埋头打扫,从未见过工作用帽子和口罩之下的他。

对利威尔的兴趣是从其他的清扫员议论他其实是罕见的男性omega开始,数据显示这个世界中人口最为稀少的男性omega自己之前也有交往过一两个,无论是哪个都比beta的女性更加秀色可餐,因此那个眼神凶恶气场阴沉的清扫员没准口罩之下也是个美人?

于是从医院的小卖部顺手买了一包洋芋条递给对方,看到他一直以来毫无变化的神情稍稍有些动摇,揭开了工作用的口罩。

与工作服外露出的手臂一样白皙的脸颊,精巧的鼻子和红樱桃般的嘴,跟清冷的表情形成了奇妙的对比。

的确是不辱omega之名的美人,然而自己的惊叹被巧妙地隐藏在了不敌的笑容中。

“我可以坐你身边吗?”

鲜有旁人经过的医院一角,成为了自己和利威尔共度休憩时刻的秘密基地,他是一个出色的听众,任自己开阔天空地胡扯,话语不多表情也鲜有变换,然而在他身边总有着一股令人怀念的温柔气氛。

然而自己无法把利威尔看作恋爱对象。

如同沼泽般的黑暗情绪在自己的胸口积压,直到无法抑制的那一天,自己如同挣破牢笼的野兽一般将他占位了己有。

那是自己一生所犯下的最令自己感到后悔的过错,也不想再次见到利威尔。

然而几个月后的某日自己突然接到对方的电话。

“……好久不见……那个…我怀孕了……”

又不是愚人节这是哪门子玩笑,甩了对方一句“开什么玩笑,我只睡过你一次而已”便粗暴地挂断了对方的电话。

利威尔的电话只有那一次,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没想到却以这样的形式再次见面。

“利、利威尔桑…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战战兢兢地试图劝说对方放下手中危险的武器,然而对方却立即打断了自己的发言。

“闭嘴,你这个满口胡诌的渣男,”他说着转过头望着桌子对面的希斯托利亚,用低沉的声音开口,“喂,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什么外科医生,只是一个整天靠父母的钱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罢了,你被他骗了,快从他身边离开。”

是玩笑吧?!今天是愚人节所以才演出了这么一出闹剧,手中的枪一定是模型吧?那宽大的风衣下隆起的与他娇小身体不符的腹部也一定是塞了毛巾加上演技的吧?

无数的想法从艾伦的脑中飞快地掠过,在自己还未理清所有的线索时耳边却响起了震耳的枪声和玻璃破碎的声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乖乖地将双手置于脑后跪坐在地面上之后,艾伦忍不住小声发出不满。

“是劫匪吧…”声音来自于旁同样乖乖就范的利威尔,令艾伦感到无名火大。

“劫匪不是你吗?!”差点不自觉地提高声音,意识到了正握住枪在咖啡店内巡视的男人们才可以压低的声音,“这些家伙是你的同伙吗?”

“……怎么可能,首先我可没跟他们一样带着奇怪的面具…”

正如利威尔所说,现在劫持着这家咖啡店的劫匪们全部带着诡异的动物面具,正在场内巡视的两个男人带着兔子面具与狗面具,去厨房确认是否这个咖啡馆全员都已集中在大厅的男人带着狐狸面具,而看上去似乎是首领的男人则带着马面具。

倘若利威尔也是他们的同伙的话,不带着类似的动物面具反而素面见人暴露身份显然不符合逻辑,那么果然利威尔与他们并不认识。

也就是说,利威尔也好、这群劫匪也好,同时盯上了这家咖啡店、在同一天实施劫持计划……?

不对,利威尔的目的并不是劫持这家咖啡店,而是一枪解决自己…等等、如此说来……!

脑中突然闪过了什么,猛地凑近了利威尔小声的问,一股沁人心脾的红茶般的香味扑鼻而入,艾伦下意识地努力甩了甩头保持清新。

“你不是有枪吗?!被那些家伙吓到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模型枪。”身旁的omega说着消沉地低下头去,自己的心情也随之沉入了海底。

倘若是10分钟之前、自己被利威尔用枪抵住额头时毫无疑问会对这个真相感到松一口气,然而现在听到这话只让自己更加绝望。

嘴角浮起了无可奈何的笑容,无力地嘲讽了对方一句“那果然怀孕也是假的咯”作为报复。

而身旁的利威尔沉默了一阵,随后慢慢地点了点头。

“……啊啊。”





“啊、大家看到了吗?现在游行的队伍已经能渐渐看见了,哇~好漂亮!”

咖啡店内的小型电视机里,情绪高昂的女主持人正在报道附近街区的大游行,这个国家每年一度的愚人节都会举行的这个游行中也会有打扮奇特的普通人在途中加入进游行队伍中,因此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警察协助维护秩序。

简单来说,在今天警员急缺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巡警注意到这个小咖啡馆发生的劫持案,而在劫匪监视下、被缴去了手机的自己根本无法报警。

然而、为什么偏偏要抢劫这个偏僻的小咖啡店令艾伦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要钱的话,去银行或者信用金库不是更快?

莫非这个小咖啡馆的藏有什么了不得的财宝?或者是有什么个人怨仇?

望着兔子面具和狗面具抓住了大个子老板的衣领,双方争执着什么的样子,这个推论似乎可能性不小。

但是这么说来,被卷入这场抢劫的自己还真是倒了大霉,明明今天是和希斯托利亚约会的大好时光才对。

更不必说、遇到了自己最不想见的利威尔。

现在就在自己身旁,从刚才起就一直保持沉默,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总浮出天生的忧郁气质。

……果然自己不擅长应付这个人,光是现在在自己身边就令自己感到心浮气躁。

“……没事吧?”

结果打破了沉默的人是希斯托利亚,然而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越过自己向利威尔询问。

金发的美少女露出担忧的神色再次开口。

“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她的声音令自己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利威尔,他原本就缺乏血色的脸颊在此刻变得更加苍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呼吸起伏。

“……没事…”

“看上去一点都不是没事的样子…!”希斯托利亚说着便不顾张望的面具男们悄悄地移动向了利威尔的身边,自己差点因为她这个危险的举动叫出声。

所幸面具男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诡异的行动,尽管如此艾伦也为希斯托利亚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就在自己能开口提醒她一句之前,那个少女早已伸手扶住了利威尔的肩膀,轻轻抚摸他的后背试图缓解对方的痛苦。

“利威尔桑…要不要去医院?”

“喂…!”

她究竟在说什么傻话?而且为什么会和今天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这么亲密???你的约会对象明明是我才对吧!?

从胸口衍生出莫名的嫉妒,然而冷静下来想,利威尔会从自己身边抢走希斯托利亚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利威尔有对人恐惧症,究竟是他天生的性格所致,又或许是身为omega的经历所带来的阴影,也或许是常年孤独造成的。

自己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有些时候造成对人恐惧症的原因也并不是单一的。

对于这样的利威尔,过去唯一能称得上是朋友的人物,或许就是自己。





要说从未想过和利威尔发生身体上的关系的话也不尽然,毕竟最初的时候自己便是抱着搭讪的心态与他接触的,然而很快地自己放弃了这个打算。

与常年沉浸于混乱的恋爱关系中的自己截然不同,别说恋爱气息,就连与他人接触也是微乎其微的利威尔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在医院内打扫,仿佛身旁的任何事物都无法闯入他的世界。

分明不论是头脑还是能力都过于优秀却没有竞争的欲望,与充满着形形色色欲望的这个世界的住人、与欲望集合体的自己,完全不同。

作为omega过于优秀、而尽管如此优秀他过度逆来顺受的妥协性格总令自己感到无名火大。

只要他愿意的话,不管是大学的研究人员还是公司的管理层都不会是问题,实际上对抗世间对omega的偏见成为社会精英的人也并不少见,然而他却把这些机会完全放弃了。

然而嫉妒与惋惜之后,一种更加强烈的感情占据了自己的心脏。

对人恐惧症的利威尔性格却并非冷漠孤僻,这是跟他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的意外事实。

时而无言地安慰院内哭泣的孩子,时而也会默默地守护在孤独的老人身边,跟不必说时不时来院内讨食的野猫和麻雀都是他亲密的朋友。

有时艾伦甚至会觉得,自己对他来说,也一定像野猫和麻雀一样吧。

他安静地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仿佛温柔的月光,并不耀眼,却安抚着自己心中的黑暗。

虽然并不想这么说,他对自己来说如同女神一般,是泥沼般的自已唯一的救赎。

因此无法原谅自己想要将他占为己有的污秽想法。

拼命克制、然而只要自己稍作松懈,这样的冲动就像无法关在笼中的野兽一般狂躁地挣脱束缚。

并不仅仅因为alpha和omega这样遗传因子所决定的定律,而是生于灵魂的激情,仿佛笼罩自己的火焰。

因此那个夜晚,自己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误的夜晚,送身体不适的利威尔回家时看到他因为生理泪水而湿润的瞳孔和泛红的白皙脸颊,自己体内的野兽终究还是冲出了牢笼。

心知肚明他的身体不适是因为发情期,然而狡猾而卑鄙的自己依然毫无长进。

自己不擅长应付利威尔,跟自己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利威尔;如同宽容一切的女神一般的利威尔;露出情欲的神情温柔地念出自己名字的利威尔。

只要在他面前,自己擅长的一切谎言和伪装,全部都风化剥落,最原始的自己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登上舞台。

“看吧,这个欲望的怪物才是真正的你。”





墙上的时针走过了下午3点,咖啡店Mike’s被劫持已过了5个小时,店主被马面具带去了厨房后再也没有出现,而大厅依旧在兔子面具、狗面具和狐狸面具的监视下。

自己究竟还会在这里当人质多久,究竟该用怎样的手段联系警方,诸如此类的问题在艾伦的大脑中不住盘旋,然而从吧台的小型电视机中看到的愚人节游行却迎着最高潮的夜间游行越来越热烈,不出意外的话一定有更多的警员被调动到了现场。

“……喂、没事吧?”

身旁的利威尔的脸色比起几个小时前来更加苍白,身体的起伏愈发激烈,额头沁出的汗水顺着脸颊落到了脖子,尽管努力保持着面无表情,然而哪怕是自己也感到了不寻常。

虽说对方是对人恐惧症患者,过去也并没有在充满医生与病患的医院内反应如此强烈,尽管是被劫匪威胁,然而处变不惊向来是利威尔的优点。

不好的预感在自己的心中扩散,不对……

“利威尔桑,你……”忍不住开口试图询问对方,却在此时听到了今天的第二声枪响。





“别给我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再发出声音来下一枪就是打穿你的脑门!”

兔子面具用手中的枪对准大厅内承受不了紧张气氛终于嚎啕大哭起来的男孩,身旁的母亲赶忙把孩子抱入怀中低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这些混蛋…!!”眼前的景象令艾伦忍不住把牙齿咬得咯咯响,藏在身后的手紧紧握住了拳,想要上前教训一顿这些害虫的冲动驱动着自己的身体。

“艾伦……!!”

身后利威尔喊自己的声音早已抛在脑后,等到回过神来时自己的拳头已经狠狠地落在兔子面具的脸上,对方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击倒在地时身旁响起了惊慌失措的声音。

“你、你这个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狐狸面具尖厉的声音划破咖啡馆的空气,随之颤抖着举起了手中的枪,然而他的枪口对准的不是自己而是刚才哭泣的男孩。

“危险!”这句话提到了嗓子眼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强烈的既视感袭向艾伦。

3年前,自己作为新人医生来到海滨小镇的小型医院内发生劫持事件,那个时候自己也无法遏制怒气而冲上前教训劫匪。

惊慌下劫匪开枪射中的自己身后的老妇人。

“并不是你的错”“错的是劫匪”之类安慰,在自己参加老人葬礼时苍白得毫无说服力,她的亲属们含泪怒视自己的双目都在训斥自己“全都是你的错!”

本应是拯救生命的医生,却夺走了他人生命的自己从葬礼回来的后一天便辞去了医院的工作。

无数过去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回忆和现实交织在了一起无法分清彼此,拼命张开嘴才发出了声音。

“快躲开!”

枪声与自己的声音同时响起,随后是什么重重地落入地面的顿声。






男孩的哭声在咖啡店的大厅里响了起来。

“利威尔桑!!!”

缓过神来才发现在劫匪开枪前,先一步赶到男孩身旁的利威尔抱住了对方躲过射击。

然而抱着男孩一起落地的利威尔却躺在地面上无法起身,等到自己跑近时才发现他满头的汗水和痛苦的神情。

“啊……嗯……”

他的手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腹部,身体因为痛觉而发出细小的颤抖。

“啊……”

身为医生的自己早就该察觉到才对,不,作为一个人,自己本应从一开始就相信利威尔说的话才对。

他从未对自己说过谎。

为什么自己偏偏要逃避这个事实。

艾伦迅速地脱去他的衣物时,才发现这些早已被从对方的下体流出的血液和羊水打湿,只能用医生的本能命令着自己冷静对待。

从刚才利威尔的反应来看阵痛已经持续了很久,虽说落地时候有冲击,然而羊水或许在那之前已经流出。

而现在咖啡店内情况复杂,外面的街上又是一年一度的大游行,附近的街区全部交通管制,要叫救护车既行不通也为时过晚。

“喂!我说你们!!快点准备好毛巾和紫姜根粉,还有水盆和粗线!还有把室内的温度调高,现在是4月空气还很冷。”

一边将手指伸入产道确认扩张的情况一边提高了声音对刚才射击的面具男们下命令,看着那些男人们愣楞地杵在原地时候忍不住咋了一下舌吼道。

“动作快点!这边婴儿马上就要出生了!”

“快点听他的话去准备…!”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面具男们面前的希斯托利亚也提高了声音怒吼,“不要再演戏了…!”

“是、是…!!”听到希斯托利亚的命令后,面具男们纷纷摘下了面具,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急忙跑散去咖啡店寻找必备品。

希斯托利亚所用的“演戏”一词掠过耳边,然而现在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艾伦握住了从刚才起便拉住自己外套的手,露出了自己能达到的,最温柔表情。

“没事的,利威尔桑,我可是天才外科医啊。”





在婴儿出生的同时失去意识的利威尔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医院纯白的天花板,刚刚苏醒的大脑昏昏沉沉,直到身旁响起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利威尔桑?你醒了吗?”

“……艾伦。”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或许是疲劳残留的结果。

缓缓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虽说遮光窗帘挡住了外面的风景,但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时间已过凌晨4点。

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

“啊、这里是玛丽亚医院,孩子的话现在在婴儿室。健康的男孩子,等利威尔桑恢复体力了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他。”

艾伦的话让自己缓缓地回忆起了今天发生的事,今天早晨,为了演出劫持艾伦的戏码而闯入了咖啡店Mike’s,在那里遇到了真正的劫匪,而在被劫持的几小时内不巧阵痛加剧,为了保护劫匪枪下的男孩挺身而出后体内的胎儿因为冲击而开始挣脱母体,那时为自己接生的则恰恰是自己今天的劫持对象。

“对不起……”

“你在说什么啊利威尔桑,我可是全听希斯托利亚坦白了啊,”眼前的青年说着露出了苦笑,“利威尔桑那时是为了让我克服过去被劫持时害死人质的阴影而故意演出了劫持我的戏…我、明明对你那么过分…”

他略显沮丧的声音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利威尔努力张了张嘴,尽量让自己发出声音。

“……你第一次在医院跟我搭话的时候,我也觉得你只是个居然会跟我搭话的奇怪的人…”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突如其来的洋芋条不知所措,看到自己一动不动的对方于是拆开了包装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把,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告诉自己“我可没下毒哦”。

果然是个奇怪的人,每天坚持不懈地来找不善言辞,就连说话时也反应微乎其微的自己聊天。

他所说的谎言自己早已察觉,然而他温柔的本质自己也心知肚明。

“因为你每天跟我说话,现在我也能心平气和地与曾经让我感到害怕的人接触了……然而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向你报恩。”

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烦恼了数个月要不要告诉对方,得到他冷淡的对应时的确感到了沮丧。

果然和像自己这样的人的孩子并不会让他高兴,那么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某一天偶尔从护士们的对话中知道了你过去遇到的劫匪事件,和希西斯托利亚商量下打算在愚人节演出一次劫匪案。”

“结果希斯托利亚瞒着你找来了大学戏剧部的同学扮演更有冲击性的劫匪,真是一个鸡飞狗跳的愚人节~”

“…是吗,那些家伙,原来是戏剧部的吗……”嘴角无意识地露出一丝笑容,果然那些劫匪并不是坏人,这个事实让自己松了一口气。

“没错,枪也是视觉效果加上音效罢了,而且咖啡店的老板和客人跟他们也是一伙……嘛~因为是愚人节,而且没有人员伤亡,只能说是恶作剧罢了。”

“抱歉…”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下去,“我和希斯托利亚是在从产科医院回家的路上、突然身体不适时候被她搭话才渐渐认识的,这次提出这个计划的人是我,也给她添了大麻烦。”

“什么嘛,原来是被她搭讪的吗?”莫名的嫉妒复燃于心口,眼前的这个人真是对自己的魅力没有半点自觉这一事实令艾伦感到无比不甘心,忍不住提高的声音。

“利威尔桑!我、打算努力再以医生的身份重新开始…!虽然现在就职,非常困难,但是我会加倍努力的!!是利威尔桑重新给了我作为医生的勇气!”

“……”利威尔灰蓝色的瞳孔对这突如其来的宣言微微圆睁,盯着艾伦认真的神情好久才渐渐地露出了微笑,“救了我和小鬼的人是你,对自己打起信心来。”

“说的就是!”被夸了一句顿时情绪高涨的艾伦猛地握住对方的手,“我现在是个游手好闲无可救药的无业游民、也是伤害过利威尔桑的最差劲的渣男、但是!我会努力改正!所以!”

心脏的声音不止从何时起在耳畔渐渐变得大声起来,握住的双手沁出了紧张的汗水,然而眼前的机会不可错过,错过的话自己绝对会后悔一生。

“所以!等我改掉过去一切恶习、就职也步上正轨时候,请给我追求你的机会!”

自己的声音回响在深夜安静的病房后是长长的沉默,等不到利威尔的回答令艾伦异常焦虑,忍不住再次提高声音。

“所、所以说…!并不是因为利威尔桑生下了我的孩子、啊不、当然也有想要负责的意思的在…但是从很早以前开始利威尔桑就是我的女神,所以只有利威尔桑我没法像对待其他人一样轻易地发生身体关系、可是最后还是没忍住、让我非常后悔…不对、我想说的只是、我一直喜欢利威尔桑…!利威尔桑……?”

头脑混乱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大堆,直到回过神来确认对方的反应时才注意到床上的他从脸颊红到耳根,一直以来平静如水的眼眸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

“利威尔桑…你这也……太犯规了……”

最后的一个词轻得只有距离化为零的两人才能听见,几个月后再次亲吻到的利威尔的嘴唇,依然柔软而甜美得胜过世间所有的甜品。

“虽然是你是利威尔桑的孩子的父亲,但说到底不过是个伤害过他还游手好闲的渣男而已。顺便说一句,我可不是omega而是alpha,跟你有同样的机会可以和利威尔桑成为番。”

几小时前希斯托利亚离开病房时对自己不怀好意的宣战不经意间闪过脑中。

这个可恶的女人…!!我才不会输给你!!

艾伦一边在心中燃起对抗的斗志,一边加深了自己的吻。



Bye-bye April Fool。

---------------

1.当年看到《愚人节》的预告里的虚言癖的天才外科医x对人恐惧症的清扫员时候就觉得特别适合艾利啊~最近スクカー的清扫员利威尔出现,再也忍不住想看愚人节paro的欲望了!

2.一直想写一次希斯利…小希真是太可爱了~!虽然这个故事还是艾利base…但是小希真是太可爱了!

3.虽然没出现名字,但设定中咖啡店店主是米克,电视台的女主持人是佩特拉~


评论(2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