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リリノタイムカプセル

艾利main的艾伦攻+利威尔受杂食动物/过激派利威尔圣母教教徒
安利用小马甲:http://anlianli.lofter.com/
备用存文处:http://kiriri.blog.shinobi.jp

所谓联谊

注意:

1.之前的《所谓同学会》(→[http://kiri0410.lofter.com/post/247e84\_a697f12])的后续,《进击!巨人中学校》12年后的夏天,烦恼自己的童贞属性是不是对演艺事业不利的利威尔桑被中学时候的后辈艾伦君骗去联谊的故事。

2.身体反应比大脑快好几个节拍的上班族艾伦(24)x对命运之恋抱有幻想然而非常迟钝的国民偶像利威尔(26)

3.抹布(♀)利(未遂)。

-------

“啊…!” 

营业部的办公室里突然想起了女前辈极为不快的声音,艾伦下意识地把目光从电脑屏幕转移到了她的身上,看着对方紧紧地颦住眉,一手拼命地用资料扇着风一手拍打着角落里的空调,温度与湿度竞相上涨的办公室里环绕着“啪嗒”“啪嗒”的声响。

“这空调又坏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来的第几次了?也差不多是时候申请换新的空调了吧?干脆换成中央空调不是更好?艾伦在脑中漫不经心地思索这个问题时目光又缓缓地回到了眼前的电脑屏幕前。

隐藏在重重业务用文件下社内联系用软件对话框里跳出总务部女孩子发来的讯息。

“周五晚上的联谊来吗?这边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哦~艾伦君能找些高水准的朋友来吗?♡(.◜ω◝.)♡”

望着这条带着可爱颜文字的讯息艾伦的嘴角忍不住扯出一个游刃有余的弧度,手指在键盘上轻快地敲出了回复。

“如果利威尔・阿卡曼来的话,你们那边的女孩子的水准能有多高?“

窗外的蝉声长长地划过,宣布着夏天的来临。



所谓联谊




被誉为年轻人聚集圣地的玛丽亚广场一隅的大型百货商场顶部的巨型电视屏幕中播放着国民级人气偶像利威尔・阿卡曼今夏即将发售的单曲cd以及live tour的广告,包围在冷色调的灯光中有着绝妙平衡感的身体和令人无法想象究竟储存在这身体哪处的爆发力仿佛魔法一般令人侧目,他所散发出的色气不问性别地俘获着人心。广场的年轻男女都不由自主地驻足在巨型屏幕前发出兴奋的声音,丝毫没有在意身边擦肩而过的小个子男性。

韩吉评价自己“意外地走在大街上完全没有气场”,仔细想来自己身高几乎跟身旁的女孩子们相差无几,不管怎么想都不是会在第一时间引人注目的帅哥,简单地戴上眼镜和口罩自己就能在年轻人聚集的繁华地带自由走动。

利威尔今晚被中学时代的后辈艾伦约出门喝酒。

虽说是中学时代同属进击中学调查团的后辈,然而实际上在中学毕业后利威尔与对方便再无联系,直到今年春天在由韩吉召集同学会再会。

老实说,艾伦・耶格尔是个从中学时代开始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家伙,第一次见面就缠着自己要加入驱逐巨人的调查团,法朗找自己回进击二中时不知哪来的脸皮跳出来要以自己的留去为赌注挑战法朗,12年后的同学会结束后突然对自己表白说学生时代喜欢过自己,甚至不由分说地夺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深吻,在那之后也是毫无顾忌地隔三差五约自己出门喝酒。

当然自己可没这么闲,然而总是拒绝后辈的邀请也显得过于绝情,况且和艾伦一起喝酒说实话还挺愉快,于是并不繁忙的时期自己也会应约去居酒屋;有时也买上食材和啤酒去自己或者艾伦住的公寓,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慢慢地享受这片刻的暇意,虽然艾伦有时会执意观看自己演出的电视剧多少让利威尔感到有些不自在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在喝晚了就直接在艾伦的公寓睡到第二天。

不善交际的自己在演艺圈没有亲密到可以敞开心扉喝酒聊天的朋友,因此和艾伦有一搭没一搭喝酒的日子对自己来说也算得上是平日努力工作后的犒赏。

各自工作上的烦恼也好,艾伦对前不久分手的女友的抱怨也罢,自己迄今从未交过女友的担心也罢,都在美酒佳肴前化作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然而今晚,在利威尔推开居酒屋包间的大门,看到整齐的对面坐好的男男女女们就顿生夺门而出的冲动,却在下一秒被野兽般的艾伦扑上前抓住自己手腕压在了门上,身体撞击门板的痛觉和对方毫无罪恶感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利威尔桑!为什么要逃!?”





“喂…你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

被艾伦按在门板上的下一刻扭住了对方的手臂,猛地推开门把对方拽到了洗手间的个室,现在自己露出野兽般凶恶的眼神,压低了声音用自己能达到的最阴沉的语调提问。

自己好歹也算是个艺人,来居酒屋参加明显是联谊的活动,谁都没法保证不会被唯恐天下不乱的狗仔队拍到绯闻照片,也无法保证这里参加成员不会之后大肆宣扬,一直保持着良好公众形象的自己倘若有什么负面报道不光是自己,事务所上下都会乱套。

“你不是说一起喝酒而已吗?为什么会变成联谊?”

拉住了艾伦的领带凑近他质问,然而自己这个平素就粗枝大叶又脑回路不寻常的后辈反而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一本正经地开口。

“利威尔桑你究竟在说什么?!今天的联谊可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难道不是利威尔桑说因为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所以不擅长演恋爱戏码吗!!??”

“这个和那个是两码子事…!”

的确自己不止一次在喝酒时对这个后辈提起过没有恋爱经验的自己对这方面的演技颇为不安,仅凭从小说电影中获得的对恋爱的印象来演绎时常令自己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哪怕一次也好,想要尝试一下真正的恋爱。

令人怦然心动的,焦虑不安的,胸口仿佛被挖开一个空洞的感情。

然而这样的感情,是否真的能在杯觥交错的联谊中、与把恋爱当作娱乐的女孩子滋生,利威尔始终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不都一样吗!?”然而自己的那个性格顽固的后辈尖钉截铁地否定了自己的质疑,“在哪儿相遇不是相遇?!利威尔桑太纠结那种不切实际的邂逅会孤老终生的!”

“‘孤老’、…?”

虽说艾伦向来是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蠢货,然而这个词却怃地让利威尔心头一惊,他张了张嘴,刚想要反驳也没有必要用孤老终生这么严酷的词汇吧却被对方抢去了话头。

“而且完全不用担心!我这边的朋友口风可紧!就算被八卦杂志拍到也可以说是朋友聚会,毕竟还有那么多男人~”

艾伦说着轻快地掰开了自己依然停留在他领带上的手握在了他的手心,露出自信仿佛发现猎物般的眼神盯着自己。

“是吧?”

不知何故那一瞬,自己的耳边仿佛听到了心脏重重地拍了一记。





利威尔出生在一个极为普通的家庭中,父亲是工作繁忙的大型商社的中层管理,母亲是把家里打理得井条有序的主妇,然而在小学五年级时父亲接到了海外赴任的通知,本应全家跟着父亲移居海外然而到了外国后不出一星期自己却因为严重的水土不服吓坏了父母。

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手忙脚乱的一家人面前的是母亲的亲生哥哥、自己的舅舅凯尼・阿卡曼。

凯尼的本职工作似乎是进击二中的教师,然而不论是打扮还是言行都像极了电影里出现的黑手党,连日常行踪都十分神秘,因此也没人会细究为何会在海外巧遇。

“这小鬼就交给我了。”当时的凯尼轻巧地向父母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就一把把自己扛回了国内。

对父母和自己来说,那时凯尼的出现都像是救世主一样,然而刚上飞机后凯尼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贫弱的小鬼不配当我们阿卡曼家的男人,回去要彻底锻炼一下你!”

虽然坐在一旁的自己非常想反驳“我又不是阿卡曼家的男人”,还没完全恢复的身体却缺乏动力,自己也懒得跟凯尼多嘴,想了想多半是他一如既往的胡言乱语。

然而出乎自己意料的是,回到国内凯尼却一丝不苟地履行了他之前的发言,从饮食作息到每日的锻炼,甚至武术格斗都彻底地灌输给自己。

多亏凯尼的一系列措施自己赢弱的体质明显好转,打架也不会输给偶尔来惹事的不良少年,然而凯尼一心向武的教育却引来了意想不到的悲剧。

没错,进入中学后每回收到女孩子的情书自己全部下意识地将其视为挑战书,而意识到自己这个错误认识时已经是一只脚踏入演艺圈的大学时代。

利威尔所属的事务所倒也并非命令禁止恋爱,然而随着曝光度和人气的上升恋爱绯闻显然成了一个禁忌的话题,虽然“全国女性的梦中情人”之类夸大其词的称号在自己看来都可信度为零但演唱会和见面会上确实有不少尖叫失控的粉丝。

更重要的是,自己迄今为止都没有邂逅过令自己感到命运之恋的女性。

“呐,呐,利威尔桑,你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但现在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包围,甚至时不时故意上前亲密地触碰,身体僵直浑身冷汗的自己怎么都不认为能在这里遇到命运之恋。

“啊~讨厌~之前利威尔桑不是在杂志上说了喜欢离开自己3米以外、不会插嘴的女性吗~?”

不是,那个不是我的回答,完全是杂志为了营造神秘而cool的国民偶像利威尔・阿卡曼的形象杜撰的!

辩解的话到了喉咙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利威尔虚弱地把求救地目光瞥向了一旁的艾伦,却发现对方正地与一个亚麻金短发的可爱女孩聊得愉快。

这家伙……说什么是为了我才举办这个联谊的鬼话……明明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挫败感和不甘几乎在瞬间吞没了自己的全身,仔细想来艾伦也的确没有特地为自己准备联谊的义务,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努力争取主动权的话只会被女孩子们的攻势击溃。

然而不巧的是,利威尔向来不是积极争取的性格,不如说正好相反,自己是极为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性格。对凯尼的训练计划一头雾水却依然会认真的履行,对演艺圈兴趣缺缺却被事务所一路捧成了人气偶像,分明比起活跃在舞台上自己更喜欢在家安安静静地做家务。

按照世间划分的S和M性格的说法,自己毫无疑问是个M。

“利威尔桑一直都在喝酒都没吃什么菜,果然是因为喜欢喝酒吗?还是说为了保持体型节食?”耳边响起的娇嗔女声把自己拉回了现实,利威尔硬着头皮回答。

“…也不是。”

大脑中理性的部分呼喊着自己努力与女孩子对话,然而余下的全是空白,只是默默地点着头听对方继续她们感兴趣的话题,自己则专注着杯中的酒,心中悄悄祈祷今晚能快点过去就好了。





利威尔朦朦胧胧地恢复意识后莫名地感到刺目,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从未见过的天花板模样。

自己这是在哪里……?

今晚自己被后辈艾伦喊出来喝酒,然而跑到居酒屋才发现对方居然把自己叫来联谊,半推半就地上阵然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女孩子聊天,只能一个人默默地灌酒下肚……然后发生了什么?

脑袋阵阵作痛,浑身使不上劲,视线中的天花板也令自己感到头晕目眩,利威尔费力地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铐在了床头。

手铐……?

极为不寻常的情况使得自己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利威尔警觉地环视了一圈四周发现这儿是旅馆的房间内。

然而带着情色感的紫红色灯光和房间内充满了暗示的摆设无言地宣告着这并不是普通的商务旅馆。

可恶…love hotel吗?

将自己的手腕禁锢在床头的手铐也并非实物,然而即使是仿造的玩具现在浑身无力的自己也无法挣脱,不如说一使上劲翻江倒海的恶心就从胃部袭起,要是被凯尼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的话一定会被好好教训一顿吧。

心中忍不住自嘲地浮出这样的想法,而此时自己的耳朵捕捉到了渐渐接近床边的脚步声,接着便听到了刺耳的女声。

“哎呀,利威尔桑,你已经醒了吗?”

模糊的视线中勉强辨认出来对方的五官,追溯自己的记忆,的确是今晚联谊中的一人,大脑中迅速整理出了现状的来龙去脉。

大概自己在联谊会唱喝醉,然后被带来了这儿用手铐禁锢了行动,还真是够没出息的。

“……唔!?”想要开口说什么,然而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嘴也被领带缠住。

不妙。



抹布(♀)利部分: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Fl6HO1 密码: yhjs





那之后在酒店员工和利威尔的劝阻下才没揍得对方的女性鼻青脸肿的艾伦把自己的学长塞进了出租车内。

回家的出租车上气氛是史无前例的沉重,过去哪怕是艾伦在进击中学的大扫除时浑水摸鱼被自己训得狗血淋头都不会如此沉重。

大脑昏昏沉沉,而从刚才起身体的颤抖就没有停下来过,好在艾伦从酒店要来的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脸不会让出租车司机认出自己的身份。

在联会会场上醉倒,被身份不明的女子绑在love hotel,差点被下药侵犯,自己今晚的失态简直不堪回首。

这个消息如果被狗仔队知道的话,新闻的娱乐版一定会炸翻天,自己和事务所都别想安然度过。

“抱歉…”

出租车在依然灯火通明的大道里不知开了多久,利威尔才想起该为引起今晚骚动道歉,然而身旁的艾伦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道歉一般紧绷着神情一言不发。

啊…大概是对自己失望了吧……

中学时代的艾伦所憧憬的那个不费吹灰之力击倒巨人的学长现在竟然落魄成毫无抵抗之力的凄惨模样,换成谁都会大失所望吧。

胸口仿佛被挖开了一个空洞般地疼痛了起来。




“艾~伦~君~”

“啊…?”黑着脸转过头令公司食堂里向自己打招呼的总务部女同事们的脚步停顿在了途中。

在公司里安定地被评价为“虽然是个帅哥但暴脾气很可怕、联谊时候的招牌、交往对象圈外的艾伦”,此时总务部的女孩子们都忍不住在拼命认同这点。

“那、那个……”然而既然已经开了话头就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这、这周末的联谊……”

“谁要去那种鬼地方。”心情极差地端起自己的餐盘从桌边走开,只留下总务部的女孩子们捏了一把冷汗。

谁要去那种鬼地方…!

因为自己自说自话地把利威尔带去了那种地方害得对方差点被莫名其妙的女人侵犯,虽然至今没有听到相关的丑闻报道,但并不意味着老奸巨猾的八卦杂志没有掌握当时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自己所看到的利威尔痛苦的神情和泪水即使是一个月后的现在依然刺痛着自己的心脏。

中学时代所爱恋的学长、现在最亲密的朋友,仿佛看到自己青春时代最美好的珍宝被人践踏一般怒火中烧。

对向利威尔施暴的女人的怒火,对始作俑者的自己的怒火。

如果自己没有把利威尔带去联谊会场的话,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光顾着和女孩子聊天而忽略了利威尔的话,如果自己能早一步察觉到有人图谋不轨的话,一系列的如果构成了自己的后悔和罪恶感。

那天把利威尔送回他的公寓后,两人勉强地道了晚安,然而和利威尔的联系从此与断绝了音讯。

自己不知该如何联系对方,利威尔也再没有给发任何讯息。

下班之后在便利店看到利威尔当封面的杂志,回到家打开电视机能看到他出演的广告或者电影重播,休息日在广场上也能在大大小小的屏幕中看到他的身姿。

然而再也没有和对方联系过,手机里依然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他的联系方式,打开line能找到两人过去的对话。

和他众多的粉丝印象中cool的形象不同,利威尔其实在意外的地方十分饶舌,对读解能力中等偏下的自己来说有时对他所发来的长篇大论不知所云,莫名的比喻和多余的举例下是温暖而柔软的本意;利威尔意外地、或者说是对他的大众来说十分意外的、充满家庭气息,家中收拾地干干净净、他所中意的围裙是很多年前佩特拉奥路欧他们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料理的手艺让自己好几次忍不住大呼“别当偶像了、每天为我做饭吧!”

那个时候利威尔的脸上会浮现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半吐槽地告诉自己“等你赚得比我多时候吧”。

表情绝对称不上丰富,然而每每微小的变化都让自己内心雀跃无比。

工作繁忙,然而渐渐地从居酒屋为主变成家中喝酒时总会和自己一起去超市购买食材、在家中一起下厨、然后开着电视用罐装啤酒碰杯享受片刻的暇意。

两人一起喝高了的第二天清晨被窗外的雨声吵醒,他在自己胸口发出均匀而细小的呼吸,自己不由自主地伸手环抱住对方的肩膀。

想见利威尔,杂志封面和电视屏幕中的身影愈发让自己想见他,然而给他造成莫大伤害的自己究竟该怎么见他才好。




夏日终焉,气温开始转凉。

就在商店街摆出南瓜和魔女斗篷的万圣节前夕,午休时间办公室的女同事突然对着电脑屏幕发出了惊叫。

不知何故不详的预感顿时遮满心头,拔开其他人的肩冲上前世听到了她颤抖的声音。

“利、利威尔桑…?!怎么会……???”

夏天时候狗仔队拍到的联谊时那个女人和利威尔一起走进love hotel的照片,在这个萧疏的季节跃进了大众的视野之内。

向来公众形象良好、从无绯闻的国名级偶像利威尔・阿卡曼的第一次绯闻,通过现代社交渠道和各大媒体迅速散布,顿时造成了巨大的轰动。

爆料的《周刊wall》不出所料地用了极为恶意的写法,和数名女孩一起联谊,之后带着参加联谊的女孩去了love hotel,后来女孩出love hotel时脸上有伤痕,文中推测途中对女孩采取了暴力。

杂志上刊登的照片并不清晰,然而当时那个女人扶着利威尔的样子根据角度也可读解成利威尔搭住对方的肩走进love hotel。

“以前虽然觉得利威尔很色气但是是禁欲的色气,原来也不过是个男人而已~”

“和数名女孩子联谊也太厉害了吧~乱交吗www”

“去联谊和去love hotel本身也可以理解,但是对女孩子采取暴力也太过分了吧!”

“我才不承认那样的女人是利威尔桑的type…!才没那么没眼光呢!”

“对他幻灭了,不想再当这样的人的粉丝了……”

“照片一点都不清晰,现在的新闻也太喜欢瞎编乱造了…!”

“说起来利威尔以前在中学时代就是个不良少年?”

“……都是什么玩意儿…!”“啪”地把自己手机扔到了一边,自从《周刊wall》爆出利威尔和数名女性联谊带去love hotel,并且还有暴力嫌疑的报道后推特上几乎炸开了锅,交错的争论、中伤与调侃令艾伦感到怒不可遏。

全都是自己的错。

是自己带利威尔去联谊会场,也是自己动手揍了妄图对利威尔施暴的女性,利威尔分明只是整个事件的受害者罢了。

然而每天都寻找着刺激的世间却连倾听自己声音的机会都没有。





绯闻曝光后一周,事务所终于决定召开记者会。

通常来说,关于偶像的绯闻事务所只会采取沉默或者书面解释,之所以会召开记者会完全是因为利威尔・阿卡曼空前的人气、以及“对女性采取暴力”的影响过于恶劣。

“不管被问到什么都全盘否认”是事务所传达给自己的方针,尽管事实上自己是受害者,然而被绑在love hotel差点被侵犯本身就是十足的丑闻。

在业界的多年的自己多少掌握了一些拐弯抹角的说法,尽管说谎不符合自己的本性,要在业界生存下去也不得不变得善于暧昧言辞。

然而迄今为止的工作并没有让自己感到如同现在一般的痛苦。

充斥着社交网络的中伤和调侃,在事务所的管理下并没让自己看见的机会,然而即使如此也能想象出事态的严峻。

不然也不会开记者会吧。

从初夏到初秋,自己的时间却仿佛一直停滞的那个夜晚,和艾伦每天的讯息栏时间线也再也没有向前跳动过。

但现在并不是自己消沉的时候,自己必须对事务所和粉丝们负责,这是作为艺人利威尔・阿卡曼必须做的事。





跟着事务所所长、经济人一同坐上前台后,闪光灯的潮水顿时一拥而上,在汹涌的记者群之后是电视台的摄像机——今天的记者会的现场直播。

只是艺人的绯闻而已,也过于劳师动众了吧。

利威尔忍不住露出苦笑,向来不希望成为众人注目对象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成为了国民级的偶像的呢。

“那么,请允许我首先提问,”带着《周刊wall》臂章的眼镜记者首先站起了身,“对于弊刊所报道的事实,阿卡曼桑本人对受害女性有什么道歉的话吗?”

单刀直入,并且一开始便占据了自己一方才是正确的位置。

利威尔在脑内默念着经纪人对自己说过的“不管被问到什么都全盘否认”,举起了身前的话筒,却在这时听到了玻璃粉碎的声响。

“利威尔桑!!!”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无比熟悉的那个声音震动了自己的鼓膜,利威尔难以置信一般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在午前明晃晃的阳光下看到了穿戴着进击中学墙壁美化部的立体机动破窗而入的艾伦。

“为什么……”那个后辈用手中的拖把打翻了前来阻止的保安和记者,在众人慌忙开躲开辟出的道路上长驱直入地向着自己的方向飞来。

飞抓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入了身后的墙壁上,绳索迅速地收缩,那个中学时代的后辈单脚踏上自己面前的桌子,话筒在冲击下转了几圈落入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半跪在自己面前,仿佛漫画或者电影的高潮场面登场的王子一般,背着光的脸上露出不敌的笑容。

“没事吧?”

想起来了。

自己作为蒙面乐队NO NAME的主唱参加学园祭、被巨人们喝倒彩时候,那个后辈也是全身裹着芥末奋不顾身地跳入巨人们口中解救混乱的现场。

法郎和伊莎贝尔试图带自己回进击二中时,挺身而出阻止。

自己被参加联谊的女性带入love hotel时,踢门而入,甚至因为过于愤怒而出打伤了对方的脸。

现在又把自己绯闻的记者会脑得鸡飞狗跳。

不懂礼仪、不按常理出牌、自我中心、一意孤行、仿佛血性十足的野兽一般不受束缚、然而——

“…你…”

心脏哪个部分因为高兴而隐隐地作痛,嘴角微微上扬。

“…总是像个英雄一样。”

自己体内停滞的时间,也终于再一次开始走动。





“你们这些家伙!!”艾伦突然转过身,抢过了战战兢兢的记者手中的话筒,大踏步地走向了正在直播的摄像机,向着应该也是同样对这场播放事故一头雾水的全国观众开口,“听好了!那个八卦杂志完全是胡说八道!利威尔桑是被我骗去联谊的!那个时候觉得如果有利威尔桑在女孩子的质量会比较高……”

后半句的声音变小了很多,然而很快便再次提高音量。

“也就是说!利威尔桑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了联谊!”

“喂…!!”贯彻全盘否认策略的事务所的社长和经纪人因为艾伦的发言而感到大事不妙,正打算一同上前阻止却被一旁的利威尔拦在了面前。

神情坚决地向着自己的社长和经济人摇了摇头,这是利威尔自己的决定。

“去love hotel也是联谊时候喝醉被图谋不轨的女人带去,还差点被对方侵犯…但是我及时赶到了!!所以完全没有发生杂志中所写的事!!利威尔桑是事件的被害者!!以及气不过打了那个女人的人是我!!要不是利威尔桑阻止的话会揍得更重!!”

说到这里,艾伦停顿了一下,四下鸦雀无声,似乎对他所陈述的事实目瞪口呆。

也是…毕竟是走神秘cool路线的偶像…

利威尔在心中忍不住自嘲起来。

粉丝们所倾心的,不过是事务所打造出来的利威尔・阿卡曼的形象罢了,而自己只是这个形象的容器。

“…媒体只想要热卖的消息,观众只喜欢刺激好玩的新闻,可供自己在纸面或者虚拟的网络颠倒黑白大放厥词、成圣人的样子自我满足,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文字后面你们的脸,反正当事人也不会听到,反正也没人能对你的发言怎么样,反正你们想要的只是一时的利益和快感罢了!!开心吗!!??让我来说你们全部都是害虫!!”

艾伦说着拉过一旁的利威尔,双手牢牢地搭住他的肩膀。

“利威尔桑是我中学时代最憧憬的前辈、现在最好的朋友,是我非常重要的人!要是有人伤害他的话我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会让你好看的!你们都给我记住!!”

“…你、你算什么东西…!”一旁被艾伦的气势吓得浑身颤抖的《周刊wall》的记者,壮着胆子喊出口,“凭什么一口咬定我们杂志写的都是胡说八道!你到底有什么证据!!??”

“证据的话在这里哦~”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口传来了悠然的女声,胡乱扎着马尾的眼睛女性推门进来,不紧不慢地走到过《周刊wall》记者的面前。

“你、你是……?”

他眨了眨眼,定睛认清了眼前的女性——因为撰写了畅销的《与巨人一起周游世界》而一跃成为出版界红人的摄影师兼作家韩吉・佐耶。

“哟,艾伦,抱歉抱歉我来晚了,搜集资料花了点时间~”韩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照片走到了摄像机前,“这是杂志拍摄的照片中和利威尔一起走进love hotel的女性,这里是在那之前和那之后这位女性和《周刊wall》的编辑部长在俱乐部以及料理亭见面的照片。”

虽说杂志刊登的照片中女性的眼部被打码处理,然而从脸型身材乃至发型都能看出是同一个人。

“已经调查过她的周边,本职是陪酒小姐,因为男朋友牵了一屁股债所以接手了《周刊wall》编辑部长提出的陷害当红偶像利威尔・阿卡曼,制造爆炸性新闻的任务。真是、完全被玩弄在鼓掌之中了啊~”

“诶!?原来是陷害吗!?”虽说是自己打电话找来韩吉帮忙,然而这位前辈所调查出来的真相超乎艾伦的想象、惊讶地合不拢嘴,“但、但是…为什么她能混入我们联谊中?!接受了联谊邀请的人是我才对?”

“你可真是太小看狗仔队了…”韩吉不耐烦地露出无奈的笑容,“这么频繁地跟利威尔接触,你以为狗仔队不会留意你的动向吗?”

完全被摆了一道。

从联谊之前起这个陷害利威尔、制造爆炸性丑闻的恶意计划就已经在酝酿之中,那天晚上即使自己没有因为和女孩子聊天而忽略了身旁的利威尔,恐怕他也会被那个女人带走。

果然艺能界真是太可怕了…!!

“利威尔桑!”忍不住双手扶住对方的肩膀,焦急地提告了声音,“果然还是不要当什么偶像了!!我虽然进公司才2年、年收入完全比不上利威尔桑、但是我会努力赚钱、所以每天在我家做利威尔桑最喜欢的家务吧!”

“……”艾伦这充满魅力的提案让利威尔恍然间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便示意对方放开自己的肩膀,走向了摄像机前。




“大家好,我是利威尔・阿卡曼。很抱歉这次因为我的不小心而造成了极大骚动。“

玛丽亚广场中平日涌动的人群现在驻足在巨型电视机屏幕之前,因为之前直播现场的一团混乱而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现在都屏息凝神地听着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绯闻事件的主角继续说下去。

“我从小就没有什么梦想和理想,被亲戚说了应该锻炼身体就开始习武,听学校要求勤勉认真就丝毫不松懈学业,进入艺能界其实也是如此,最初是被导演说服出演电影、后来变成了服从事务所的安排、顺应观众的喜好。其实并不喜欢引人注目,比起在电视机前抛头露面更喜欢在家做家务。”

说到这里利威尔忍不住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大家所看到的、神秘而cool的偶像利威尔・阿卡曼是以我为媒介、staff全员努力推出的商品,然而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广场上一阵小小的骚动,“那现在说出来不就是让人幻灭了吗”“但是这么说出来也也好需要勇气啊,果然很cool啊~”“什么啊,原来喜欢家务?明明是男人…”“呼呼反而觉得有点可爱啊”之类的流言交错,然而多数人依然静静地听大屏幕上的利威尔说了下去。

“就像我会做家务来消除工作时候的压力一样。不管生活时遇到多大的压力,与自己繁琐的生活完全无关、能带给自己快乐和能量、甚至是顶住困难向前进发的勇气的这些兴趣或者梦想、这是对任何人来说不可或缺的。如同饥饿时候需要食物、生病时候需要治疗一样,心灵同样需要慰籍。我认为偶像就是带给大家这样的梦想或者兴趣之一的职业,正因为它充满梦想,必然需要很多人精心维护和修正才能呈现到大家面前。这就是偶像。我为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所以…”

他说着对着镜头另一边怔怔地听完自己发言的后辈露出微笑。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但是我还是想在现在的位置上再努力一下,”说完把目光再一次投向了镜头,“再次为这次的骚动感到抱歉。今后一定努力严以律己,杜绝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也请大家今后包容。”

诚实的深鞠躬之后,哪怕是并非现场的广场上也响起了一阵鼓掌喝彩。





国名级偶像利威尔・阿卡曼的绯闻事件落下帷幕,《周刊wall》发表了道歉声明,而意外地利威尔的人气反而因为之前直播的记者会更上一层楼。

连利威尔本人都不禁侧首表示“粉丝的心理真是琢磨不透”。

那之后推特上悄燃热起“以前觉得cool的利威尔桑很帅但是现在有反差萌的利威尔桑更可爱了,好想抱抱他”以及“话说闯入现场的‘后辈君’的那个以后我赚钱养你的发言难道不是求婚吗???我都觉得萌炸了!!!”之类的发言,到了年末酒会时艾伦和利威尔从韩吉那儿听来时忍不住把喝到嘴边的啤酒喷出来就是后话了。



(end?)

———

一点小小的解说(?):

1.虽说艺名是利威尔・阿卡曼,然而阿卡曼其实只是母亲娘家的姓氏,真正的姓氏究竟是什么……并不重要!反正最后都会变成耶格尔~话说以前看同人时候看到过利威尔桑说“利威尔・耶格尔听着像艺人的名字也不错”wwwww

2.因为喜欢无自觉双向单恋的艾利,所以暂且还是让他们保持这个状态吧~


评论(1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