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リリノタイムカプセル

艾利main的艾伦攻+利威尔受杂食动物/过激派利威尔圣母教教徒
安利用小马甲:http://anlianli.lofter.com/
备用存文处:http://kiriri.blog.shinobi.jp

[艾利]Merry Merry Christmas(1)[2016利威尔生日快乐!]

1.现paro艾利。

2.圣诞夜的大酒店FERR WING内的惊魂(?)故事,安定的he。

3.虽然很努力了但是还是没写完…不如说只写了个开头,所以是(1)((((一定会继续写的、让我赶着利酱生日的末班车先把(1)发出来;;;;;利酱生日快乐;;;;;;;;



----------

【12月24日 AM6:00】

耳机里流淌出略带俏皮的钢琴旋律,轻巧地在耳蜗中嬉戏,爱尔德・基恩屏住了呼吸细细聆听了十几秒种,随后英俊的脸先前的紧张渐渐消失,露出了游刃有余的笑容。

“啊~《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正确答案是《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的爵士乐版,到‘爵士乐版’为止都是答案。”桌对面的佩特拉・拉尔的眼中闪烁着不容置否的严肃神色,这令爱尔德不禁露出苦笑。

“这就有点难了吧?”

“喂,爱尔德哟,身为酒店的从业人员连圣诞歌曲都分不清太失格了吧。”把身子靠在休息室门口的奥路欧・扎波特压低了声音开口,而下一秒就被佩特拉猛地站起身吼住。

“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奥路欧!不要模仿经理说法!一点都不像!而且好恶心!”

然而奥路欧对佩特拉的怒吼嗤之以鼻,反而微微翘起嘴角轻笑了起来。

“你是爱上我了吗,佩特拉,然而要做我的女……呜!”

奥路欧的话消失在了中途,取而代之的是他咬到自己舌头的悲鸣,当然这光景对于在酒店FREE WING工作多年的同事来说可谓是家常便饭。

“然而‘《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的爵士乐版’这个答案既难猜到又冗长,作为晚会的余兴节目会不会不太合适?”就连平日极为可靠的昆塔也没有在意门口的奥路欧,平静地对佩特拉提出意见。

“这都是为了给经理过一个最棒的生日,前段时间宴会大厅也重新装修了一遍,今晚的派对一定会有绝好的效果,”金色短发的女子斩钉截铁地回答,“大家都提起点干劲来!”

“…但是经理真的会高、……”昆塔的声音消失在了突然被敲开的房门所打断,进门的小个子黑发男子用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提醒在场的所有人。

“该去大堂了。”




【12月24日 AM6:30】

平安夜就是战场。

利威尔・阿卡曼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作为享有80年经营历史、深得商界政界大人物青睐的FREE WING大酒店的大堂经理,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一天将是一年中最艰辛的日子。

利威尔一边在融合着现代感与中世纪古堡风格的酒店大堂内巡视着圣诞夜清晨的酒店尽然有序的工作一边略显疲惫的叹了口气。

令自己感到疲惫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工作,还有从昨晚起来自母亲库谢尔的夺命连环call。

“我说啊,今年的生日总可以回家了吧”“妈妈已经为你准备好特制的蛋糕哦~”“要是不回来的话元旦有你好看的”之类的,母子家庭相依为命的利威尔和母亲的关系比起一般的母子来更亲密,然而就职以来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自己从未在生日当天回家庆祝过,今年库谢尔下了死令要求自己在生日当天赶回家。

买了今晚2点的夜行巴士的车票,然而老实说利威尔并没有自信能赶上这班车,要是赶不上的话等待自己的毫无疑问是库谢尔的暴怒。

自己的生日为何偏偏和基督教的圣人是同一天?

连续几日没得到好好休息的身体和大脑都忍不住反抗了起来。




【12月24日 AM8:00】

“早上好。”

“早上好…”

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科室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招呼声,年末的大量工作使得一年到头兢兢业业维持王都内治安重镇的警视厅也略显倦怠。

“我说你这幅样子还不如回马厩睡觉呢。”望着眼皮几乎要睁不开的让・基尔修坦因,艾伦・耶格尔忍不住不怀好意地揶揄对方。

“烦不烦你,这边可是连续通宵了3天…!”让不满地低吼了起来,连续几天缺乏睡眠令他的怒气值直线上升,“可恶…!而且这次最大的功劳要被二课捞去了…!”

“二课?”这个单词让艾伦有些在意,“你们的案子不是杀人案么?”

和负责暴力犯罪的搜查一课不同,搜查二课主要负责组织型犯罪,莫非这次的案件牵涉到了什么犯罪组织?

“啊…没错…这次的凶手,卢克・伍德……似乎背后有一个了不得的犯罪团伙…”让说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喝了一口桌上的清咖啡勉强地提了提神,“先不说这些不愉快的话题,今晚和交通课的联谊,怎么样?”

“哈?”虽然很想吐槽让这幅精疲力尽的样子走到联谊会场都困难,然而仔细想想这家伙一贯都是要美人不要命,“为什么我要可怜到平安夜去参加联谊?”

“什、什么……莫非你……?!”

“抱歉,”艾伦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自己和女朋友的对话,故意在让的眼前晃了晃,“我今晚约了女朋友,超难预约的FREE WING大酒店圣诞情侣套餐和豪华双人房。”

两人间的空气冷却了几秒,随后让惊天动地的怒吼震动了整个搜查一课的科室。

“现充去死…!!!”





【12月24日 AM9:20】

“……韩吉桑…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从前台抽身的佩特拉环视了眼前的仓库一圈,额头不由得渗出了紧张的冷汗。

“诶?今晚是派对吧?全部都是今晚排队的装饰品和余兴道具哦~”扎着马尾、雌雄莫辨的FREE WING大酒店宴会部经理的眼睛反射出兴奋的光泽,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佩特拉铁青的脸色。

“等、等下……!”看着韩吉手舞足蹈地上前取下了顶着半把斧子的怪物面具,佩特拉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今晚可是利威尔经理的生日派对!为什么准备的都是恐怖主题的道具!?又不是万圣节派对!”

溅血的断头台模型在黑暗中绽放着阴森的光芒,雪白的骷髅伫立在角落中,就连韩吉手中顶着斧子的怪物面具也仿佛嘲笑自己一般露出诡异的笑容。

“那这些来装饰生日派对、利威尔经理是不会高兴的!”

面对自己急躁的怒吼,戴着眼镜的宴会部主管却拖长了声音表示抗议。

“诶———!!??怎么会!!??这些孩子都超可爱啊!!!”

“哪里可爱了!?”

佩特拉忍不住伸手扶住隐隐作痛的额头,果然还是失算了!

韩吉・佐耶,FREE WING大酒店历代最优秀的宴会部主管,她所经手的婚宴、演讲会、拍卖会等均收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然而这位平时压抑着猎奇本性工作的宴会部主管终于忍不住在友人的生日派对上释放自我了。

“…总而言之这样不行!!”话虽如此,现在开始准备新的道具早已为时已晚,更重要的是对着这些猎奇道具眉飞色舞的韩吉根本没有听自己说话的意思。

“啊、说起来还准备了到了12点会碰出礼花和气球的秘密机关~啊啊我还拜托了沙夏偷偷做了超巨型蛋糕~”

然而佩特拉已经对韩吉的发言毫无兴趣,闭紧了双眼在心底向着听不到这句道歉的上司发出最真挚的忏悔。

利威尔经理…对不起…!!!





【12月24日 PM7:30】

“哈???你在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餐厅内优雅的古典音乐演奏,正在FREEWING大酒店享受美妙晚餐的男男女女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餐刀与叉子,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为了今晚的约会特地穿上许久毫无用武之地的高级西装的艾伦正对着手中的电话怒吼。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预约今天的晚餐和豪华双人间花费了多大心思吗!!??…等等、也没说晚餐和双人房比你重要吧???…所以说不是为了道歉之前放你鸽子才请你平安夜豪华晚餐的吗!!!…等、哈?分手???你在说什么胡话…喂!”

沉浸在电话争执中的艾伦丝毫没有注意到四下响起的窃窃私语,对着被女友挂断的电话咋了下舌。

“嘁!居然挂我电话…!”愤愤不平地猛地朝着手机按下了通讯录中女友的号码,然而还未等电话接通便听到了身旁响起的声音。

浅金色卷发的酒店从业员面露难色地望着自己。

“这位客人…抱歉打扰到您了…请不要在餐厅内使用电话…”

“一边去、我正忙着呢…!”然而女友的态度早已令艾伦火冒三丈,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重新举起了电话。

开什么玩笑!!一介平凡公务员的自己究竟花费了多大心血才预定到只有政界商界艺能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能预定到的FREE WING大酒店的平安夜晚餐!这个女人要分手也考虑一下这点吧!

“但是…这位客人……”

浅金色卷发的男子还想说什么,被艾伦不耐烦地打断。

“所以你能不能安静点…!!”

“这位客人……!!!”对方的男子似乎也终于被自己的态度激怒,提高了声音却听到一声突兀的“唔!”随后鲜红的血液飞溅上了艾伦的手机和西装。

过于出乎意料的展开令艾伦终于暂时忘记了正在闹分手的女友,睁大的眼睛望着眼前咬住了自己舌头的男子喷出鲜血“砰”地倒地。

餐厅四下顿时响起惊恐的尖叫声,不知何故仿佛变成了一起凶杀案凶手般的错觉涌上心间,仿佛要摆脱这种质疑一般艾伦提高了声音。

“等、等下…!我什么都没有做啊!这家伙自己……!”

后半句“咬住了自己的舌头”还未说出口,便看见其他的从业员从餐厅的入口处跑了进来,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尴尬。

“等、等下、我并没有……”

“十分抱歉由于鄙店的过失给您带来麻烦。”身穿笔挺制服的小个子男子深深地鞠躬向自己诚恳地表示歉意,然而他缺乏抑扬顿挫的语调却令这番道歉听上去颇为微妙,正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家伙真有道歉的意思吗”时注意到了对方抬起头时灰蓝色的瞳孔。

像冬季的大海一般的颜色…不如说、皮肤雪白…!怎么回事!

不知何故被对方的外观所吸引,忘记发言时听到了他依旧缺乏起伏的声音。

“鄙店愿承担给您造成的损失,请跟我来一下。”




【12月24日 PM7:47】

那之后小个子的男子吩咐部下把之前咬住舌头的同事送去医务处,自己则在安抚了大厅里其他客人继续用餐后带着艾伦向着酒店的职员休息室。

他用储藏柜里找出的毛巾小心翼翼地为艾伦的西装和手机擦拭血迹时艾伦忍不住细细地观察了对方。

以成年男性来说相当娇小的身材,却因此散发着精致的美,冬季的大海一般的灰蓝色瞳孔和雪白的皮肤所带来的剔透感多少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错觉,柔顺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细微地摆动。

制服的工作人员名牌上写着“利威尔・阿卡曼”。

利威尔桑吗……?

艾伦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就连身为同性的自己也老老实实地感叹对方真是个美人,这种感觉颇为奇妙。

“给。”对方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观察,恍然间感到他把手机交还给了自己手中。

“手机上的血迹已经擦干,应该也没有流进液体对机体造成损伤,如果几天后有什么症状的话请把手机带来这里。”

“啊、是…!”不知为何有些紧张,视线顺着对方手指的动作移到了一旁的西服上。

“西装的话临时擦干了血迹,鄙店会负责送去干洗并寄往您订房时填写的地址,请问地址和联系方式有变更吗?”

“不,没有变更!”因为紧张而下意识提高了声音,利威尔有些困惑地抬起头,很快再次低下头向自己鞠躬。

“那么,再次为鄙店员工的失礼向您道歉,不过…”对方说着直起了腰板,精致的脸依然面无表情,“在鄙店的餐厅大声打电话影响其他客人用餐的行为请不要再犯了。”

“哈?”刚才恭敬的态度突然急转直下,尽管用词依旧叮咛语调却像在说教一般,“为什么我要被你说教不可?”

刚才被女友抛弃时的怒气再次复燃,尽管知道这不过是迁怒,大脑却冷静不下来。

“你能理解平安夜被女友甩掉的我的心情吗…!!??”

“自己失恋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给周围带来麻烦吗?臭小鬼就给我回学校好好学学教养。”

对方人偶般的脸上微微皱起眉毛,原本就锐利的眼神变得更有压迫力。

“我已经工作很多年了……!!”被当作小鬼令艾伦感到恼火,正打算上前一步理论时突如其来的闷声的巨响带来了地面的震动,随之自己和利威尔的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警察的直觉在瞬间告诉自己事端不妙,艾伦在黑暗中一把抓住了利威尔的肩膀的同时确认了一下窗外的灯火依旧明亮,显然陷入黑暗的只有自己身处的这家酒店。

“不要动,刚才的声音和震动是炸弹的可能性不小,这家酒店的变电室有可能被炸了。”

“……‘炸弹’?”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仅从声音也能得知他的动摇。

“啊啊…虽然并不是很确定,但是…、”艾伦刚想解释什么,耳朵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室外杂乱的脚步和男人们低沉的说话声。

糟了……!

急中生智摸到了利威尔身后更衣用的铁制储藏柜,在门外的男人们踢门进来前把利威尔和自己一同塞进了储藏柜内。

透过储藏柜的细小缝隙,看着几个男人闯入后用手中的手电筒环扫了一遍休息室,口中落下“这边没人”“大厅和餐厅里的人质已经全部聚在一起了”的对话令艾伦浑身的汗毛在一瞬间倒竖了起来。

果然之前的声音是炸弹,而从对方的对话中可以判断这是一出酒店劫持案。

意识到这点的艾伦嘴角忍不住浮起一起嘲讽的笑意。

好家伙,自己拼死订到的晚餐和豪华双人房因为任性的女友闹分手打了水漂,遇到了莫名其妙的酒店服务员,然后现在又碰上了酒店劫持案。

这个平安夜到底有多倒霉?





【12月24日 PM8:20】

10分钟后,酒店的后备电源开始工作。

为了保持谨慎,艾伦和利威尔挤在空间细小的储藏柜中,关掉了手机的声音,凭借着新闻画面中的字幕摸清了现在自己身处的情况。

24日晚8点整,FREE WING大酒店的变电室发爆炸,在黑暗中劫匪轻而易举地控制了酒店的全局,并向警方提出交涉条件,要求释放现在被警方逮捕的卢克・伍德,然而目前警方并没有具体的行动。

艾伦回想起了今天上午从让那边听来的,伍德背后有个巨大组织的传闻,没想到居然以这么破天荒的形式看到了事件的发展。

“喂,”身旁突然响起利威尔的声音,借着手机屏幕的光芒,能看见他锐利的目光盯着自己,“你不是那些家伙的同伙吧?”

“当、当然不是…!!”没想到居然被误以为是劫匪,艾伦急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警察手册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是警察!”

处事谨慎的利威尔接过艾伦手中的警察手册,仔细地对照了一遍照片和名字后才稍稍放心下来。

“然而从刚才的新闻看,警方似乎还没采取任何具体的行动。”

“诶…”艾伦点了点头,“释放已逮捕罪犯这种事触及了宪法的根基,让警察上层乖乖就范简直是天方夜谭,上头那些老狐狸们现在肯定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利威尔的神情在听到艾伦的发言后变得更加沉重。

“然而这样的话就不得不跟劫匪打拉锯战,谁都不能保证劫匪会不会在警察想办法的同时杀害人质来威胁警方。”

“很有这个可能,毕竟是做出了劫持酒店这么疯狂事情的劫匪。”

每拖一分钟这种可能性就增加一份,这种焦虑感令利威尔感到如坐针毡。

“……警方没有行动的话…”利威尔说话时停顿了一下,随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抬起头。

10年以上酒店工作的经历,无论何时都要维持酒店秩序、保护客人安全的意识早已融入血液,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身为大堂经理的职责令自己无法坐视不管。

“熟悉这个酒店构造的我就该做些什么。”

他的发言令艾伦瞠目结舌。

“开什么玩笑!?怎么能让普通人卷入这种危险的案件!”

艾伦急忙拽住了正打算从储藏室出去的利威尔,然而对方难以读解神情的脸上却浮出不容置否的坚决,冬季的大海一般的瞳孔直直盯着自己的内心。

“我可没你想象中那么脆弱,你身为保护国民的警察也给我行动起来。”

出生35年,利威尔人生中最糟糕的生日前夜已经拉开了帷幕。

(tbc)


评论(12)
热度(66)
  1. レイジー猫🐱キリリノタイムカプセ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