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リリノタイムカプセル

艾利main的艾伦攻+利威尔受杂食动物/过激派利威尔圣母教教徒
安利用小马甲:http://anlianli.lofter.com/
备用存文处:http://kiriri.blog.shinobi.jp

Maria(1)

注意:

1.分队长艾伦(20)x因伤退居二线的利威尔(35)。

2.之前写的《Ave Maria》的主线“被某势力追捕两人的孩子的艾利冒险故事”不变,大量修改之前没有具体脑清楚的设定的重写ver(非常犹豫原来的《Ave Maria》要不是在lof上删掉orz同一个故事写了2.5个版本实在是太哈子卡西…然而不删留着对比看看也挺好玩的orz)

3.与其说原作背景不如说原作paro。埃尔文生存路线、阿明并没有巨人之力等等大量捏造。

4.非abo设定生子。

5.没有具体的描写但有艾伦x抹布♀要素。

-----------------

855年。1月。

尤托比亚区没有夏天。

虽说尤托比亚区的海拔未及王都米托拉斯高,然而更接近北方的地理位置使得尤托比亚成为岛上最冷的一个都市。从10月开始的风雪天气可以持续到来年的5月,而6月开始短短的四个月也不见得暖和多少。

寒冷环境下收获的作物比温暖地区的农产物更加美味,加之盛产温泉使得尤托比亚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贵族们的度假地。

当然,除了贵族以外,训练兵团的雪山训练区也设立在尤托比亚,可谓是新兵们洗礼场。而三兵团共通的武器仓库也在雪山训练区一隅。

“立体机动装备5套,雷枪设备20套,以上确认无误的话就在这上面签个字。”

“嗯…”被问到话的新兵再次扫视了一遍桌上的装备,确认无误后点了下头,随后拿起桌上的笔在文件上端正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放下笔时他的动作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话说回来,昨天和前辈一起喝酒时听说您马上就要退役去西干希那区了…?”

“啊…”虽然对方的发言令利威尔有些意外,不过依然点了点头,“是的。”

“我就是西干希那区出身的!”不知何故眼前的新兵看上去有些兴奋,他的鼻尖微微泛红,“和现在在前线战斗的三笠・阿卡曼分队长、艾伦・耶格尔分队长、阿明・阿尔托鲁特团长辅佐是同乡、我就是因为憧憬他们才加入兵团的,希望有一天也能像他们那样大显身手!”

新兵滔滔不绝地讲说梦想的样子不禁令利威尔感到一丝怀念,他轻轻地眯起眼露出柔和的神情,眼前和新兵与昔日的部下们重合在了一起。

“尽量努力吧。”

话虽如此,仅是一介武器仓库管理员的加油大概不会在新兵的心中留下太多印象。

——曾经声名大噪的“人类最强的兵士长”在这一届的新兵中早已成了都市传说一般的存在,不管是谁也不会把武器仓库不起眼的管理员和传说中的士兵联系在一起。

然而眼前这个性格率直的新兵却露出了愉快的神情,随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地开口,“啊、光是说我的话题真不好意思、不过那个…西干希那虽然偏僻又曾经是禁区但是气候温暖、复兴建设也很快,现在已经是个非常适合居住的地方了,管理员您到了那里一定会喜欢那儿的!”

“那的确让人很期待了…”利威尔说着不紧不慢地将最后的雷枪塞入了袋中,“这下全部整理好了。”

“谢谢!”

礼仪端正的新兵向利威尔鞠了一躬,他在仓库门口又再次停下脚步,借着室外反射着白雪颜色的日光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祝您一路顺风!”

“啊…你也是。”

倘若自己,当真要出发去西干希那区的话,一定能见识下新兵所描绘的复兴都市吧。





854年。9月。

利威尔造访位于王都米托拉斯的调查兵团总部是在深夜。

老实说,能够再次回到这里令他有些意外。毕竟3年前的战斗中身负重伤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个月之久、此后无论怎样努力复建也没能再次走上战场的自己对于调查兵团来说早已成为了不被需要的士兵。

不对,与其说不被需要,不如说无法战斗的自己的存在对于调查兵团来说只有负面影响。“人类最强的士兵”的缺失造成的沉重打击几乎零兵团陷入了守夜般的阴沉气息。只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等着部下送来水和食物也令利威尔自身透不过气来。

所幸那时兵团内早已用了能够变身巨人的艾伦・耶格尔这张王牌,而同为104期出身的三笠・阿卡曼也是被誉为“百年一见的逸才”的战斗力。在自己无法作为士兵战斗之后,埃尔文迅速地将他们打造成了取代自己的战神重振士气。

真是…哪怕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这家伙真是可怕…

心中小声地挖苦着自己的友人,嘴角却露出一丝笑容,正因为埃尔文是能够做出最为冷静而合理的判断自己才会跟随他的吧。

沿着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拾级而下,室内的气温也好湿度也罢都令利威尔无比怀念,3年间从未离开尤托比亚的武器仓库的自己今晚被一封密信召了回来。

密信的内容只有时间和地点,以及看完后烧掉的指令,利威尔并不知道今天找自己重回调查兵团总部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然而多年战斗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态不容小窥。

楼梯的尽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穿过走廊后轻敲从上往下数第五块砖头后密室的门发出钝声慢慢开启,里面灯火通明,似乎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早已到场。

“好久不见了,利威尔。”

推门进屋后第一声迎接自己的便是前一刻自己在心中默默挖苦的调查兵团13代团长埃尔文・史密斯,3年不见时间却未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因此自己也,仿佛忘记了3年的隔阂一般自然地在长桌边坐下,随后环视了一圈到场的其他人。

身旁是马上笑着向自己打招呼的韩吉,而桌对面则是现在的团长辅佐官阿明・阿尔托鲁特和战场上的英雄艾伦・耶格尔。

看上去似乎是把参加人员控制在了最少数,然而这些成员加上自己,究竟会是怎么样的密谈?

仿佛看透了自己的疑惑一般,主座的埃尔文轻咳了一声示意会议的开始。

“首先先向现在远离战场的利威尔说明一下战况,老实说,只能说是对我方不利,科技水平与战力资源都不如马莱,9匹智能巨人中我们手中的王牌也只有艾伦而已。光是现在对抗对方就已经精疲力竭,而战争时间持续越长只会对我们越不利。”

“所以,特意把我叫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说这些丧气话的吧。”面对稍稍压低声音的利威尔,埃尔文露出了游刃有余的笑容。

“当然,我们从潜入马莱的士兵那里得到了相当有趣的情报,这个情报与你有关,利威尔。”

“我?”埃尔文的发言令利威尔十分意外,远在大海彼方的大陆究竟和早已退居二线的自己能有怎样的联系。

“利威尔,你的母亲库谢尔・阿卡曼,以及她的兄长、中央第一宪兵团・对人立体机动部队的凯尼・阿卡曼队长都是曾经被王政迫害的阿卡曼本家的血统继承人,而现在你是阿卡曼本家唯一的继承人。”

“三笠・阿卡曼不是本家的继承人吗?”老实自己的姓氏及背后家族对利威尔来说更像一个符号,迄今为止都没有用过“利威尔”以外的名字生活过,恐怕将来也是如此,至今对“阿卡曼”这个姓氏的印象不过是104期首席的那个女性。

“很遗憾三笠・阿卡曼不是本家而是分家的继承人。”所以今天的会议也并没有叫她到场……吗?

“所以?这个阿卡曼本家又是怎么回事?”

“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所知,阿卡曼一族是巨人科学的副产物。”埃尔文波澜不惊的发言令利威尔忍不住圆睁了眼睛。

的确自己作为士兵的战斗力与常人不同,过于严苛的成长环境和战场经验也令自己早已习惯面对无法理解的情报,然而流动在自己体内的血统居然与巨人有关,这句话几乎让自己有全身血液倒流的错觉。

那么,自己常年以来不光是在和人类战斗,也是在和与自己血统有关的存在抗争?然而比起这来,一旦设想组成自己那些基因的根源更是令利威尔不寒而栗,甚至令自己感到从胃部翻腾上来的恶心。

“利威尔。”直到身旁的韩吉伸手触碰自己的手臂,才让利威尔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定很吓人。

“……抱歉,”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失态,吐了一口气后抬起头望着埃尔文,“这个‘巨人科学的副产物’具体是什么?”

“巨人科学已经是将近2000年前的科技,流传至今能读解的情报并不多。然而和能力拥有者死后巨人之力可以任意寻找宿主不同,仅依靠生殖莱延续2000年的阿卡曼一族与一般的人类也有不同。从过去王政府所逮捕的阿卡曼一族的解剖图发现了惊异的现象,”埃尔文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如海一般蔚蓝的眸子注视着自己,“阿卡曼分家的男女身体构造与普通的人类并无异常,然而本家却不同,本家的男性身体内都存在着完整的女性器官,而女性体内则存在男性器官,即使说为了种族的延续,必要时不管男女都能胜任两种配役。”

“……这也就是说,我体内也存在这女性器官…”大脑光是跟上埃尔文的发言就已经精疲力竭,没有更多的精力留给震惊,“但迄今为止都没有这样的自觉…”

光是说自己的话,年过三十依然与被称为美人的母亲一模一样的五官和比起女性平均身高都低的身材要说体内有女性器官也并不奇怪,然而同是本家男性的凯尼不管怎么都是男性特征强烈的男人。

“意外地,自己是察觉不到的~”旁边的韩吉用愉快的语调插话进来,整个会议室中似乎她是最为愉快的人,“就好像猫是性行为之后才会排卵的动物一样,阿卡曼本家的男性如果没有作为女役经历性行为的话体内的女性器官也只会是休眠状态。利威尔你别说是男性经验,就连女性经验都没有吧?”

“噗、利威尔很洁身自好嘛…”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突然笑出声的埃尔文令利威尔忍不住露出狐疑的神色。

“……你这家伙…有什么好笑的…?”当然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利威尔咂了下舌很快换了下一个话题,“那么,这个阿卡曼本家的特殊体质和今天的会议有什么关系?”

“在解释这点之前,还有一件要说明的事,艾伦。”

“是!”被韩吉点到名后,现任的调查兵团分队长今晚第一次发出了声音,利威尔循着声音望去,在橘黄色的灯光了找到了昔日部下的脸庞,比起3年前来更加精悍的五官和日益健壮的体格终于提醒了自己时间的流逝。

原来时间真的过去了3年,而自己体内的时间却仿佛一直停滞在了3年前的那一刻一般。

浅栗色短发的少女最后满是鲜血的手,在自己手心中渐渐消失的体温,她颤抖着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声音震动着自己的鼓膜。

“首先是,我试图窥视过始祖巨人——2000年前的尤弥尔的记忆,然而只有模糊的片段,而与其沟通更是难以进行,”比起3年前来显得沉着得多的声音把利威尔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中,那双金色的瞳孔里依旧闪烁着火焰般的意志,“根据阿明的推断,相隔的继承代数越多,意识的沟通就越发困难,作为实验向艾伦・克鲁伽沟通下,似乎对方只能模糊的记起阿明和三笠的名字,而初代尤弥尔连这个都这个都传达不到。”

“等下,沟通始祖巨人意识,是想要做什么?”从艾伦的发言中察觉到了巨大的违和感,利威尔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发言。

“对不起,是我们说明不足,”艾伦身旁的阿明忍不住露出了抱歉的神色,替艾伦说明了下去,“其实…我们在考虑,结束战争的方法,不对,正确来说是不让战争发生的方法。”

阿明的发言立刻勾起了利威尔的注意,他几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听那个团长辅佐把话说了下去。

“兵长、啊不…利威尔桑也了解,马莱之所以把我们视为眼中钉正是因为我们拥有能够变成巨人的体质,那么如果能够与2000年前的尤弥尔沟通意志,让她放弃成为巨人的选择,历史就会发生改变吧。”

过于大胆而充满幻想的计划令利威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神色自若的阿明好久,才勉强从喉咙了挤出下一句话。

“……这个、能做到吗……?”

“很遗憾,尽管艾伦是始祖巨人能力的继承者,但是从实验来看要做到这点非常困难,”金发的美青年说着露出了苦笑,“不过,巨人科学最初开始就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设置了一道保险,这就是巨人科学的副产品——阿卡曼一族、不对,不如说是阿卡曼本家存在的真正的理由也说不定。”

自己是为了改写历史而产生的保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接二连三的冲击性发言令利威尔的大脑有些超过负荷,拼命跟上思路后试探着提问。

“这和刚才说的阿卡曼本家的人体内存在异性器官有什么关系吗?”

“不愧是利威尔桑,”金发青年莞尔一笑,而他身旁的青梅竹马却似乎露出了一丝难色,“据我们所得到关于巨人科学的情报,能够自由地穿梭于时空中,那个在我们看来几乎可以称为‘神’的存在,是同时继承了始祖巨人的能力者和巨人科学副产物阿卡曼本家两者血统的人——也就说,能改变历史的是艾伦和利威尔桑的孩子。”

“……不仅仅是为了不让种族灭亡,更是为了这道保险…因此阿卡曼本家不论男女都能生育…是吗?”

“也可以这么说。”

阿明的回答平静而简洁,却带着一锤定音的坚定,现在这个凛然的青年已经成长成了极为优秀的调查兵团智囊。

“利威尔,你没事吧?”身旁的韩吉一定是留意到了自己额头沁出的冷汗,她俯下身时利威尔慢慢开口。

“……对我来说,如果是为了从根本上消除这场破争的话,生一个两个孩子根本不痛不痒,不如说光是这样就可以让这个糟糕的世界改变的话简直是万万岁了,然而…”他说着抬起了头,无比严肃地环视了一圈在座的其他人,“这么做成功的概率有多大?不对…擅自改变历史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总是这样…

过去发生了丁点改变的话,那之后的一切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发生变动,结果会变成怎样自己一无所知,只能祈祷自己能过坚强到接受这份未知的结果。

把世界放在神的骰子之前,现在充满自己体内的是从未体验过的高昂感和罪恶感,超负荷的感情风暴席卷自己的全身。

这个世界现存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甚至哪怕是个体存在本身,都会因此而变成从未存在的东西也说不定。

“当然没有办法保证百分百的成功概率,也没有倘若失败就再试一次的机会也说不定,”埃尔文的声音想起在耳畔,他的声音带着不可置疑的坚定,现在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作战,一定也是他们千思万虑后得出的结论,“然而从现在的战局来看我们必败无疑。除了赌上剩余的可能性拼上全力战斗以外我们别无选择。这是背水一战,利威尔。”

始动的命运齿轮,一定不会为自己那些微不足道的罪恶感而停下的吧。





855年。1月。

利威尔从兵舍中出来时从昨晚开始的小雪终于变成大雪,伫立在门口等待着自己的马车也披上了银装素裹。

向沉默的车夫问候之后,利威尔便带着随身的手提包——自己唯一的行李进入了车厢。

与室外气温相比温暖的马车内,敌不过睡魔的利威尔慢慢地闭上了眼。

昨晚久违地梦见了去年秋天自己被密令召回王都调查兵团总部时候的回忆,这半年来、每当这个计划向着下一步时自己总会梦见那时的回忆,仿佛什么仪式一般。

那时候的会议结束后第一天自己便接受了韩吉的秘密身体检查,在确认了自己的体内毫无疑问地存在女性器官后,韩吉把刺激子宫苏醒的药交给了自己——换而言之,即使生育后代的准备。

那之后,驻扎前线的艾伦与在尤托比亚区管理武器仓库的自己,避人耳目地在王都地下街幽会,说是幽会,实际没有半点浪漫的色彩。

破旧的旅馆一室内,彼此的体温也好吐息也罢,不过是事务性的工作罢了。

艾伦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而自己也十分沉默的气性,加上第一次在旅馆见面时不知何故惹怒对方,之后每每见面只有几句简单的交流,情事结束后也为了不暴露行踪而连夜赶回驻地。

而这近半年的幽会也在半个月前利威尔开始感到身体不适、继而由连夜赶来的韩吉确诊怀孕之后结束了。

古谚“巨人自南方而来”,虽说现在的敌人并不是过去的无脑巨人,然而他们的攻击也的确来自南方的海岸。向外部传出的退役后搬去西干希那的流言不过是个幌子,实际上自己的目的地是比起极北的奈特雷斯区更遥远的开拓地。在那里有埃尔文安排的知情人员照料自己生下孩子。





马车的急停令利威尔惊醒了过来,多年的战斗本能告知了自己危险的气息,不出所料下一刻马车在猛然间被推开,风雪中是几个满脸横肉的粗壮男子,对着自己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诶呀~这不是调查兵团的利威尔原兵士长大人吗?这种风雪天气中是出门去哪儿?”

“……”利威尔无声地握紧了藏在外套下的枪,对方不过五个人,虽然因伤无法在使用立体机动、而怀有身孕的自己也无法游刃有余地格斗,然而多年的战斗生活培养起来的身手加上武器的话对付这几个人应该不在话下。

他的目光迅速地寻找着对方的漏洞,却在突然间察觉到对方向自己的视线中推出了什么——被五花大绑的车夫发出惊恐的呻吟,而架在他的脖子上的刀则切出了一道血痕。

可恶、太大意了…!

利威尔忍不住在那种责骂自己的疏忽,早该料到卑劣如抢劫马车的人有极大的机率会抓住人质来威胁自己才对。

而对方为首的男子,则似乎极为享受自己懊悔的神情,他露出了泛黄的牙齿笑道。

“如果不想看见这老头横尸在这儿,就请原兵士长大人跟我们来一趟吧。”




尽管双眼被遮住,然而通过空气中漂浮的尘土与木材的气息,利威尔在脑中描绘出这里大致的景象。

自己似乎被这些来历不明的男子一路带来了某个的仓库中,耳朵捕捉到轻微的落雪声,除此之外还有不幸被卷入事件、被绑在自己身后的的车夫也咽呜声,以及屋内另外两个人的脚步声。

对方为何要绑架早已从战场退居二线的自己答案昭然若揭,恐怕是一直在水面下进行的计划泄露了出去。

然而究竟是从哪里泄露出去?而现在绑架自己这些人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疑问如同洪水一般充满大脑时,利威尔的耳朵捕捉到了屋内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

“喂,boss有没有说下一步怎么做?”

“没有,似乎还没跟雇主联系上。”

“雇主”这个词令自己屏住了呼吸。

也就是说,现在绑架自己的这些人极有可能并不知道此次绑架的目的,虽说不做任何反抗让这些人带自己去见“雇主”也不失为一个方法,不过倘若那个“雇主”要对自己身体内的胎儿不利这个做法未免风险也太大。

现在自己要做的,即是从这儿带着身后的车夫脱身,并且想办法联系埃尔文。

如此思考时利威尔已悄悄解开了绑住自己手腕的绳索,与此同时稍稍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喂!你那边是干嘛!!”看守的男人立刻注意到了自己的举动,急忙上前确认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那个男人的气息靠近自己的刹那间伸出藏在身后的手肘将对方击晕,并迅速将闻声而来的另一个男人的脑袋重重地与他的同伙撞在了一起。

两具身体发出钝声倒在了地面上,利威尔才将蒙在自己眼睛和嘴上的布扯去。

确认了四周没有其他同伙后解开一起被抓来的车夫的束缚。

“老爹,你没事吧?”

被今天的一些列的事件吓破胆的车夫哆嗦着点了点头,他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深令利威尔松了一口气。

“快站起来,趁现在逃出去。”





打开仓库大门后猛烈的风灌进了室内,门后的景象令利威尔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望无垠的白色世界,周围除了树和雪没有任何东西,虽说被绑后长时间的行车多少能计算出绑匪把自己带来了偏远的野外,但这如同深山中的景象还是超乎想象。

“喂,老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哎…!?”突然别点到名的车夫慌慌张张地张望了一圈,思考了一会儿,“这里…是尤托比亚的温泉区的山脉吧,过去因为工作来过这里几次…这里往北边走的话应该不用到晚上就能看见温泉乡…”

“是吗,那你往那里跑,我向相反的方向逃走。”

“诶诶诶——!?”利威尔的提议显然让车夫感到分外震惊,然而等不及他说些什么自己早已先一步朝着东边离开。





雪并没有持续到现在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然而冬季的尤托比亚深山内厚过膝盖的积雪依然令前进异常艰难。

在尤托比亚生活3年,原本以为早已习惯了这里的天寒地冻,然而深山的雪地却不得不让利威尔感到冷得发怵。

体内的力气和热量被雪地迅速侵吞,仅凭着意志向着山下前行。

那个车夫老爹应该能平安无事地赶到温泉乡吧,毕竟那些来历不明的男人的目的只是自己,循着自己的脚印追捕过来也能替车夫争取逃跑的机会。

然而,倘若那些人当真追来,自己又该如何对付他们…?

那种盘算着对策时多年战斗的本能令利威尔感到了危险的气息,身后传来男人们杂乱的说话声和脚步声,浑身警觉了起来。

糟了…!

身体使不上力气,长时间的疲劳也令自己的大脑昏昏沉沉,利威尔咬紧了牙关试图加快步伐事实却事与愿违。

怎么能在这里被抓到……!

几乎在自己眼前一黑的同时从身后被抱入了怀中,利威尔差点想要出声时对方先自己一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温暖的气息从耳边传来,这带着令人怀念气息的体温自己应该无比熟悉才对。

“没事了,现在跟着我一起逃走。”

是过去的半年里,与自己多次体肤之亲的原部下的声音。

(TBC)

----------

别マガ2013年9月号的一问一答里谏山回答“因为巨人多从南方来所以北方相对比较安全,不过因为天气寒冷生活还是很不易想去北方生活的人也不多。也许有温泉也说不定?”忍不住妄想了一下寒冷而有温泉的北方地区XDDDDDD


评论(13)
热度(93)